金庸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金庸小说网 > 我有一座梦幻城堡 > 0188 撞枪口

0188 撞枪口

寒飘雪与程程他们分开之后,径直回到了位于丹心城中心位置的家,一座古色古香很是雅致的飞堡。

能在丹心城占据这样的地段,盖因寒飘雪的母亲在丹心联盟,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“母亲,我回来了。”

寒飘雪见到自己母亲时,她正在悠闲地煮茶,少有地没有在炼丹以及修炼。

“你还知道回来。”寒慕青板着脸嗔了一句,手上却是给自己女儿倒了热茶。

“母亲,这次的任务出了些岔子,差点就回不来了,不是惦念着母亲,我也不会强势还没恢复,就火急火燎赶回来。”

寒飘雪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,捧起茶杯一口就灌了下去,完全没有了外人印象中,那冰山般清冷优雅的气质。

这一趟出去,可以说是有惊无险。

不过寒飘雪知道,在自己母亲面前,把事情严重化一些总没错。

果不其然,寒慕青一听自己女儿这么说,脸色稍微缓和了些。

实际上,自己女儿碰到了什么危险,寒穆青早就收到了汇报。

虽不至于像自己女儿说得那样,险些就回不来,不过受了重伤,那是事实。

“你说你,怎么就这么不小心,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寒穆青放心不下,关切道,“待会我给你检查一下伤势,可别留下什么了隐疾,将来再处理起来就麻烦了。”

“母亲放心,这点伤势怎么可能难倒了,尽得你真传的女儿我。”

寒飘雪调皮地眨了眨眼,再自己的母亲面前,她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,真正地放松了下来。

寒慕青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摇摇头叹息道:

“你呀,炼丹天赋不差,可与你大师兄比起来,可就差远了,光是虚心好学这一点,你就差了十万八千里。”

寒飘雪不禁吐了吐香舌,有些不服气地说道:“谁能跟他比呀,那可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炼丹天才。”

提到丹心联盟大师兄,一向对自己的天赋自我感觉良好的寒飘雪,不得不承认,自己这点傲娇天赋,与那位大师兄相比,根本就是不值一提。

大师兄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,就是夺得了炼丹大会的五连冠,无人能出其右,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不是妄自菲薄,拿自己来与大师兄比,用一句话来形容,那就是,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。

关于这一点,寒飘雪很有自知之明。

“这次的炼丹大会,由你那大师兄全权负责,盟主和高层的意思是,让他尽快成长起来,将来丹心联盟,说不得还得依靠他……”

寒穆青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事,话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挺了下来,把玩着手里精致的小茶杯。

寒飘雪对于丹心联盟的权势之争,向来是没有任何的兴趣,更不想去深入了打听了解什么。

她也劝过自己的母亲,逍遥天地间,不比陷入权力的漩涡争权夺利强。

不过她也理解自己的母亲,有些事情身不由己。

“母亲,这次出去,偶然得到了一个丹方,你给看看怎么样。”

寒飘雪拿出一块玉简,在茶几上递了过去。

唯一能令母亲开心的事,就是炼丹。

“九转阴阳草,伏龙花……”寒穆青一一低吟着丹方上的药材之后,沉思了片刻,然后微笑道,

“能令人恢复本源的丹方,品阶虽不高,却也正是其难能可贵的地方。”

因为混沌世界特殊的天道规则,能够恢复本源的丹药非常抢手,也极其珍贵。

然而有一个弊端就是。

能够恢复本源的丹药,通常都是高阶的丹药,其所需要的药材,价格相应地非常昂贵。

如此一来,能够恢复本源的丹药,其价格一直是居高不下。

花费那么多的源石,去购买一颗丹药,来恢复少量源石就可以恢复的本源,对与许多生灵来说,显然是非常不划算的事情,相当于鸡肋一般的存在。

“女儿也觉得,这一丹方,适合推广开来,惠及混沌世界的所有生灵。”

寒飘雪说这话时,心里头挺虚的。

都是那个该死的小子,被他死死地算计,不得不帮他这个‘小忙’。

“这事等我有空炼制出丹药来看看再说吧!”寒慕青把手里的玉简放到了一旁,漫不经心道,

“自从知道你出了事,你大师兄来过好几次,他不说,我也知道,他这是……”

“母亲,我带了朋友来观看大会,他们还在等着我……”

寒飘雪一听自己母亲提到大师兄有意的话题,逃也似的一溜烟没了影。

寒穆青早知如此一般,微微摇摇头,无奈地喃喃自语道:“这孩子,就是脸皮薄……天造地设的姻缘,可遇不可求……”

……

丹心城中心位置,另一座庄严肃穆的飞堡里,丹心联盟大师兄叶清湖,正在接待几位少堡主。

程程认识的虚无堡虚子清,以及苍堡苍狼,这两位少堡主,赫然就是座上宾之一。

“子清,你这次玩这么大,就不担心玩砸了?”

叶清湖与虚子清是老相识,言语之中很是随意,也不摆什么丹心联盟大师兄的架子,就是很随和地跟老朋友闲聊闲聊。

“有丹心联盟大师兄罩着我,我就是想玩砸,也砸不到咱们自己脚上,你们说是不是,哈哈哈……”虚子清大笑道。

灵武堡少堡主武安,啧啧笑了起来:

“啧啧……那位程堡主,千不该万不该,偏偏得罪了子清,我看他这次,肯定就是吃不完兜着走。”

“谁说不是,那小子也不打听打听,有些人,不是他想得罪就能得罪的。”苍狼刷存在感似地附和道。

虽说在座的同为少堡主,不过他只能陪坐于末,苍堡的实力与在座的比起来,只能排在最后。

“苍狼,我可是听说,你手底下的人,在轮回台上输给了那小子,有这回事?”

武安哪壶不开提哪壶,明显就是揶揄苍狼。

“哼……不过是被那小子耍了诈。”苍狼脸色一变,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尬。

现如今在混沌世界里头,除了炼丹大会占据着舆论的头条之外。

就属炎堡新堡主程程,以刚入门的修为,在轮回台上开挂战胜了苍堡的巫九这事,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
一位时空堡垒的堡主,天选之子,要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杀死,那可真就是老天瞎了眼。

“清湖,可以叫你手底下的人出手了,差不多就行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